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推荐英伦楼盘

英伦.蓝堡天下
新城华园
格林河畔
左右尚都

专家:特朗普成了跛脚总统 白宫或将再陷关门危机

发布者:zhibihuihuang 发布时间:2018-11-07

美国中期选举落幕:“群雄逐鹿”将加剧特朗普危机
 
2018年11月6日,美国新一轮中期选举尘埃落定。时隔8年,国会众议院再次转入民主党多数,而共和党成功保持、扩大了在国会参议院的多数优势。   
 
这一基本符合选前一般预期的结果,也充分说明了本次选举基本符合民意回摆的历史规律的整体特性。  
 
特朗普成了“跛脚”总统
 
在国会众议院中,民主、共和两党基本上上演了各自稳固基本盘的战争。   
 
对于民主党而言,“一切政治都是身份的”,即“身份认同”牌有效抬高了女性、少数族裔以及其他弱势群体的投票率,实现了在某些选区的反转。   
 
而对于共和党而言,挽救选情的关键显然是要维护对特朗普政府不满的党内温和派群体的投票率,但到目前来看,这一努力并不成功。在原本就令民主党面对更大不确定性的国会参议院选举中,共和党目前拿下的印第安纳州和北达科塔州,都是民主党在任者首次谋求连任。而且,两州在政治态势上也在近年来呈现出保守倾向,所以也并不意外。  
 
无论如何,2018年中期选举意味着1952年以来第一次共和党总统上台后,就面对一届完整本党控制两院的一致政府状态就此结束。华盛顿政治将步入所谓“分立政府”的新阶段。   
 
而对于特朗普而言,“跛脚”也就成为他不得不面对的制度性困境。   
 
白宫或将再面临“关门危机”   
 
关于“跛脚”的预测,自然要先从国内政策展开。按照一般观点,在国会民主党人的杯葛之下,特朗普在任期头两年“尚未成功”的国内政策议程都将举步维艰。    
 
其实,由于这种“分立政府”而带来的尴尬,极可能将更快地,甚至不可避免地降临到特朗普以及共和党的头上。2019财年目前仍未正式全财年拨款,而现在的临时拨款将在今年12月8日到期。已成为下届国会众议院多数的民主党人,自然不会情愿地通过完整财年拨款,最多也只会继续延续、将最终决定权延宕到可以大显身手的第116届国会。而这个随时可能引发“关门危机”的地雷到底如何排除,无疑成了一个问题。   
 
此外,2019年3月1日,新一轮联邦债务上限的到期也一定会成为民主党的战场,民主党一定会将国会众议院在“钱袋权”及其衍生政策领域上享有的优先权最大化利用。   
 
国内政策的麻烦,本质的结果是没有立法产出,或者重蹈有限度的所谓“危机”,这种状况未必意味着特朗普的绝对困境。  
 
一方面,虽然特朗普以及共和党议程将寸步难行,但民主党也不可能有能力推进自身的议程。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攻势仍在于他作为总统、特别是“社交媒体总统”,对公共议程的牢牢把控。从这个意义上讲,特朗普最近看似“异想天开”地抛出废除“出生公民权”的信号,其实也完全是吹响了保守派的“集结号”。   
 
究竟是否可以落地是第二位的,通过设置直达保守派内心的一些议程,而掀起运动式的浪潮、直扑2020大选,或许是特朗普未来两年在国内“解套”的超越式布局。  
 
 
▲11月6日,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一名选民领取选票。新华社记者李睿摄
 
“跛脚”特朗普或将在对外政策上做文章
 
关于“跛脚”的另一个主流预判即可能是“堤内损失、堤外补”,国内政策毫无进展,对外政策议题上则需要加紧用力,给2020年大选增加一些业绩。   
 
这个逻辑是否会真的发生呢?如果做历史对比,也即看看以往在第一任期中期选举就丢掉国会众议院的总统如何作出选择的话,最近的先例其实就是2010年民主党失去国会众议院多数之后的奥巴马。   
 
面对共和党主导众议院的第112届国会,奥巴马在2011年做了三件大事:3月19日发动“奥德赛黎明”行动打击利比亚、5月2日击毙本·拉登、12月18日宣布伊拉克战争结束。   
 
这三件事中,至少后两件对奥巴马当年的民调有积极影响,基本抵消了当年债务上限危机带来的负面拖累,从而让奥巴马以一个不算太负面的民调挺进大悬念。  
 
从这个经验看,特朗普也很可能会凭借在国际舞台上的独舞来迎合国内观众。而他在选择可以加分的对外政策议题时,估计要符合两个标准:一个是一定要回应基本盘和关键盘(蓝领中下层)的诉求;一个是要短期有效果、大忌拖拖拉拉的泥潭。 
 
从这个意义上看,中东似乎不是个好选择,而贸易议题、半岛事务,乃至美俄关系,相比而言更易成为大做文章的焦点。甚至民主党如果要拿下2020年大选,也必须吸引到蓝领的关键盘,进而在贸易保护政策上,跟白宫展开“示强竞赛”的可能性也不会太小。  
 
2020大选群雄逐鹿或将上演
 
此外,“跛脚”的一个隐形体现其实是美国政治大剧唯一“大男主”的地位将被分享。  
 
中期选举的结果就是大选的开始。这个说法随着近年来大选周期的前置而越来越有道理。不比2008年或者2016年两个开放式的大选周期,2012年这样一个有在任者谋求连任的大选,也大概是从2011年3月3日,金里奇宣布参选而拉开帷幕的。   
 
所以,在这次中期选举之后的数月之内,民主党阵营中极可能会纷纷杀出挑战者。无论是伊丽莎白·沃伦、还是科里·布克、卡马拉·哈里斯,甚至是拜登,这些人不但会跟特朗普“抢头条”,还一定会与特朗普展开各类政策交锋
 
“群雄逐鹿”的态势会加剧特朗普对于2020的危机感,届时这位带着全世界跟他一起竞选的美国总统,或许会做出让人更加大跌眼镜的事情。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 图/新京报“动新闻”
 
夺回众议院的民主党也有烦恼
 
握着国家方向盘的特朗普“跛了脚”,而重新坐回副驾驶的民主党也有自己的烦恼。 
 
一方面,民主党内部不同派系的重组在2016年大选中已一览无余,如今掌握一定权力之后,必然再度激烈爆发。  
 
在这个蓝色大帐篷下,让78岁的佩洛西与29岁的奥卡西奥同框都免不了有违和感,更何况要实现领导与协作。民主党领导层的调整,也就牵扯出未来两年路线的选择。是针锋相对强怼特朗普,还是深谋远虑拿出合乎关键盘胃口的解决方案,民主党在生态和理念上都面对极可能无法应对的巨大考验。  
 
另一方面,如果未来两年美国经济指标无法保持较好状态,甚至特朗普其实在未来两年原本也难以做成再多的国内业绩,那占据了国会众议院多数的民主党人岂不是赶来救场的“背锅侠”?至少在2020年的竞选动员框架中,特朗普会将届时的问题全部归罪于民主党的拖累与杯葛。   
 
如此看来,即便是看似颇为尴尬的“跛脚”,其实也只是美国政治回摆到历史常态而已。

返回

上一篇:中期选举落幕 美国迎来“分裂”国会

下一篇:官方回应碳九泄漏后环保局大楼喷水:为降低扬尘

首页- 关于我们- 合作平台- 精品项目-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杭州易龙国际集团